单职业传奇sf茶馆变成洗浴KTV 全国能说长书的评书演员不超20人
分类:超变单职业传奇 热度:

作为口头文学,欣赏评书的年龄段和层次都不同。荆林野表示单先生在90年代就鼓励开评书文化公司的举措就非常好,各个方面有专人去推动,比所有评书艺人在这个行业单枪匹马要强多了,因此单先生这几年走过的成功之路就得益于他的评书公司。现在网络时代如此发达,作品的选择性多,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去听单先生的评书。首先从推动评书发展角度来看应从官方予以重视,包括中国曲艺家协会,有快板书委员会,有相声委员会,目前没有设立评书委员会,如果官方来做,会比个人做得更好些,这些都是推动评书回归传统文化的相当重要的渠道。

如今,评书与评书故乡都已越过自己的峰巅,走向自己的另一面,曾身居这座城市的庙堂之上的评书,早已落入寻常百姓家,维系着评书尚在的香火。公务员小李下班后会在直播平台上说书,积攒了一些忠实粉丝,他决定辞职,以后专心说书或者搞搞创作,他并不担心评书的没落,也不觉得评书被时代淘汰,“外卖不会干黄一个饭店,但厨师会。评书现在没人听怪不到别人,就是现在手艺不行。”

单职业传奇sf茶馆变成洗浴KTV 全国能说长书的评书演员不超20人

曾出过“鞍山评书三芳”的鞍山曲艺团如今办公地仅是居民楼的二层,周边旅行社等店铺林立。

萨苏●北京电视台主持人

身为沈阳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,孙刚至今已经录制了40余部评书,他以说新闻的形式将评书的技法运用进广播和电视节目中。在青少年评书人才的培养方面,他建立了“古文新说工程”,创作了如《弟子规》、《三字经》、《国学故事》等系列评书作品在青少年当中广泛传播。他觉得“评书想要发展就要适应这个时代以及观众的审美需求,在完全继承评书的基础上不去创新,就会被淘汰。”

单田芳是不多的愿意主动借鉴其他艺术门类、且有独立创作能力的大师,他的代表作《白眉大侠》脱胎于《三侠五义》,但故事情节、叙述方式则更为现代,他为《白眉大侠》做的案头工作,参考的是港台武侠小说。单田芳曾在采访中说到,自己想把金庸的作品改编成评书,但由于金庸写得太细,没有太多改编余地,因此一直没有实现。单田芳的资深听众认为,单田芳没有说过金庸,但单田芳的书里有金庸。

新一代评书人“说”

随着互联网的出现,昔日传统评书也拥有了更多元的传播途径,对新一代评书演员来说,新机遇来临的同时困境也依然存在。新京报记者采访五位单田芳先生的徒弟,他们身处各行各业,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延续着评书艺术的香火,对这门艺术的现状和未来,他们有着不同的焦虑。

书少

钱少

荆林野●辽宁人,现居广东从事编导工作

能说长书的评书演员已不超20人

过得太幸福评书学不出来

上世纪90年代地方院团重组,鞍山曲艺团、歌舞团、话剧团合并为鞍山市演出公司,如今,鞍山曲艺团的资料极少,除了评书作品的录音以外,文字、影像基本都处于缺失状态,就像那些曾顾客不绝的茶馆,如今仅剩下名字,淹没于洗浴、直播、KTV、烧烤等当下主流城市文化之中。

赵亮●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

版权意识长期缺位老书梁子大量失传

单职业传奇sf茶馆变成洗浴KTV 全国能说长书的评书演员不超20人

评书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著述,此前老书版权都为公有,如《隋唐演义》,同为单田芳与石连君两人的家传书。但各家风格不同,区别源于主线人物设定,有人善使秦琼、有人钟爱罗成、也有独宠程咬金,因此一部作品经常成就多个门派。早期评书艺人由于受教育程度低,很难完整记录自己的作品,以至于传授徒弟时,都以书梁子(评书的梗概)为主,每一讲的书梁子就是几个关键词和事件,其他全部由自己发挥,各家梁子不同,故事的说法也千差万别,所谓生书熟戏。

赵亮也不认同评书走向没落,“有人说话就有人说评书,只是形式发生了改变而已。”至于评书现在该怎么说,他也进一步做了解释,“其实当今这个时代好听的东西有很多,我们没必要就非要听评书。大家之所以想听评书或许就是想听单田芳或其他几位评书大家,想听他们在今天给大家继续说更好的作品,这是个人感情和当下的一种文化需求。今天知识付费的形成与当年在茶馆听评书如出一辙,既有文化娱乐的需求,也有听众对于知识的渴求。”

鞍山广播电视台档案馆里保留着过往评书作品资料,但库存量难以让人联想到鞍山评书曾有过那么辉煌的黄金时代。

萨苏●北京电视台主持人

郭燕娟●辽宁省公安厅内保总队高级警监

人少

孙刚●沈阳广播电视台节目主持人

上一篇:网通中变传奇下半年开启 这些新规将影响你我生活 下一篇:传奇私服单职业版本全新篇章热血应战 360uu《战神风云》上演新年新传奇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